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界仙尊完结篇番外一·归来时
所有人都从玉枢界逃离了出来,离恨天上风冷似霜,天域裂痕仍在蔓延,归思却和羽逸风护着皇甫心儿等众人往更远的地方而去,天帝也施展神通,带着所有人离开。
  
   但却在这时,后面的天域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天穹之上,像是绽放出了万丈霞光,将整片漆黑如墨的天空,映得宛如白昼一般明亮。
  
   “萧尘……”
  
   皇甫心儿胸口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竟仿佛是与萧尘那久日不曾发作的绝情咒,在刚刚那一刹那,像是又忽然刺痛了一下,转过身去,只见整个玉枢界都崩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万丈光芒,照亮了整个黑夜。
  
   “萧尘……”
  
   素怜月几人亦是相继失色,李慕雪更是脸色煞白:“萧大哥……”
  
   “快走!”
  
   归思却瞬间施展出了无天领域神通,将众人护在其中,然而玉枢界崩裂的力量太强,仍是将所有人一齐震离了数十里远。
  
   “萧尘……不,他还没有出来!”
  
   皇甫心儿转身欲往回去,然而整个玉枢界崩塌的空间力量何其之强?她这一过去,纵然有着巫山神女的灵力,也非得一瞬间灰飞烟灭不可,慢说是她,便是天帝佛祖的真身来了,也不可能过得去,一旦靠近,难逃灰飞烟灭。
  
   归思却伸手将她一拦,望着那持续不散的万丈光芒,摇了摇头:“回不去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着玉枢界崩塌后那万丈光芒,李慕雪已是泣不成声,羽逸风将她扶着,看着那崩塌的玉枢界,两眼也变得通红,一遍遍喊着萧尘的名字。
  
   冰冷的天域,却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轰隆!”
  
   又一声巨响,整片离恨天域也震荡了起来,天帝双眉微微一皱,玉枢界崩塌,离恨天也快封死了,所有人必须马上出去,否则一旦离恨天封死,谁也出不去。
  
   “此处即将封闭,所有人全部离开!”
  
   天帝脸上神色凝定,语气间更是不容置疑,皇甫心儿脸色微微一变:“等等!他……他还没有出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心情都变得颇为沉重,刚刚玉枢界崩塌,化作那万丈白芒,没有人出得来,没有人能活下来,即便是天帝和佛祖,也不可能逃离一方崩塌的天域,因为玉枢界是一个独立的世界,这个世界已经没了,里面的人,如何活下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在一个消失的世界中存活下来,因为这是……天地法则。
  
   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上次天衢崩塌,萧尘能够活下来,毕竟天衢终究属于仙界,而非一个独立的世界。
  
   “轰隆……”
  
   离恨天震荡得越来越凶猛了,天帝脸色微微一变,不能再迟疑下去了,正待施法带人离开,然后封闭离恨天,便在此时,皇甫心儿也一下运转起了神女灵力,竟是要阻止他。
  
   “你做什么?”
  
   天帝向她疾视了过来,皇甫心儿眼神凝定:“他还没出来,我不会让你封闭离恨天!”
  
   “你……”天帝脸上有些难看,但毕竟又是刚刚萧尘为众人争取时间,若非是萧尘的话,刚刚没有任何人能从玉枢界逃离,甚至六界之隙也将崩塌。
  
   眼见离恨天震荡得愈来愈厉害了,归思却忽然趁着皇甫心儿不备,一下封住了她的功力,皇甫心儿脸色微微一变,不解地道:“你做什么?你不是他的朋友吗……”
  
   归思却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有些痛苦,摇头道:“抱歉,我答应过一尘,要带你们安全离开……”话一说完,正待施术带所有人离开,旁边镜花月却惊呼了出来:“等等……尊上你看!”
  
   归思却也在这一刹那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转身望去,只见玉枢界那边方向,那一道万丈光芒的中心,仿佛出现了一道影子,而那道影子竟像是一棵树,一棵白色的树。
  
   “那是……”
  
   所有人皆屏住了呼吸,众人都以为那树影应当是玉枢界里面天衍树的影子,但是玉枢界已然崩塌,天衍树又怎会存留下来?
  
   没有人知道那树影是什么,但许多人却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一丝异常强的气息,那丝气息一闪即没,但却仿佛超越了天地法则的力量,不受天地法则约束,气息一闪即没,树影也只存在了短短片刻,然后消失了。
  
   “轰隆!”
  
   离恨天震荡得越来越厉害了,归思却脸上异色一闪而过,看着皇甫心儿道:“一尘他……不会有事,走!”说罢,施术带着所有人离开了即将封闭的离恨天。
  
   这一晚,离恨天上的万丈光芒持续不散,仿佛一轮太阳,将漫漫寒夜变成了白昼,那是玉枢界和三皇大阵最后的力量,在修复着六界之隙。
  
   “是不是……又少了一个喝酒的人。”
  
   神魔渊,百花谷里,花玉瑶坐在昔日与萧尘共饮的亭中,望着那天穹之上的光亮,手里还握着一杯,将尽未尽的酒。
  
   六界之隙慢慢修复,天界停止了震荡,人界也慢慢停止了震荡,白光笼罩着整个人间,山峰不再崩塌,大地也渐渐稳定了下来,余下的人,都活了下来。
  
   湮灭,就这样过去了,但是这次湮灭之劫,天地产生的“裂痕”,这些“裂痕”,需要多久才能修复?只有借助无边无尽的灵气。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唯有以所有人的灵力与天地间的灵气,才能逐渐修复天地的裂痕,否则下一次湮灭,不知何时又会到来。
  
   所以,无论天界的人,亦或是人界的人,每个人的灵力,都将逐渐贡献一部分出去,用以修复天地裂痕,这是天地自然法则,周而复始,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如同湮灭将至未至之时,修为高的人,都将被天地法则禁锢在一个平衡点。
  
   ……
  
   两年后,凌霄殿上,天帝正襟危坐,气势威严,看着徐徐进来的太白星君,问道:“如何?”
  
   “回天帝,皆已按照天帝吩咐办妥。”
  
   “恩……”
  
   天帝微微颔首,望着殿外叹道:“昔日三界得以周全,皆是玄女与三皇族,以及下界司天与灵寂间这七千年之功。只是众生需要一个交代……明日,你便安排三皇族去鸿蒙古地吧,那里盘古之气充足,于他们恢复神力有益。”
  
   人界,灵寂间与司天都没有事,只是这次大劫,众生需要一个理由,故而天帝拟了一份御书,让太白昭告下界。
  
   而无妄界大地灵脉将竭,天帝也从人界划分了一条灵脉至无妄界,令魔族不得再侵犯人界,至于司幽,甘愿受罚,神魂被天帝设下一道封印,禁锢在了幽冥殿下。
  
   此后第三年,六界之隙渐渐得以修复,三界逐渐恢复秩序,归墟界再次被禁锢,无人能够从里面逃出来,至于萧尘,依旧无人知其下落,天帝遂又追封其“青莲天尊”,并令太白亲自下界,去到风云不动城,送上一枚“天尊令”,从此风云城,将受天界庇佑。
  
   夕阳西下,送走了太白星君,白楹握着手里的天尊令,看着上面天帝亲自刻下的“青莲天尊”四字,眼中渐渐聚起了泪水:“人都没了,要这何用……”
  
   “他会回来,只是这个时间,也许很长……”
  
   后面忽然传来了萧宁的声音,只见他和苏小媚走了过来,白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过身微微一笑:“你们……”
  
   萧宁轻轻笑了笑,望着天边的夕阳,道:“古风已经走了,我和小媚……也准备离开了。”
  
   “那你们……打算去哪?”
  
   闻言,苏小媚轻轻一笑:“我啊,本是想与他隐居山林,那你看他,他闲得下来吗?”
  
   萧宁摇头一笑,看着白楹,神色又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接下来,我打算去寻找紫府萧家,所谓的太古六大伐天世家……这件事的背后,也许……并不寻常。”
  
   “这样么……”
  
   白楹渐渐锁起了眉,只是如今萧尘未归,她对任何事都没有心思,轻轻一笑:“那你们……当心一些,想回来了,随时都可以回来看看……”
  
   “恩……”萧宁微微点头:“如有小尘的消息,我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
  
   古风离开了,萧宁也离开了,暗香浮动月黄昏十二人,出去找寻了萧尘三年,如今依旧没有回来,风云城渐渐冷清,白楹心里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外面又来了一人,但瞧那人一身紫衣飘飘,却是如今的罗刹宫女帝素怜月。
  
   “我听说天帝封他‘青莲天尊’,所以今天来看看……”
  
   素怜月走了进来,两人沉默不语,各自心中黯然神伤,倘若不封这什么青莲天尊还好,所谓追封,便是表示天帝不会再继续派人寻找萧尘了。
  
   “那一晚……最后你们究竟看见了什么?”
  
   白楹不相信萧尘会死,即使无人能够逃离崩塌的玉枢界,但她始终相信,萧尘不会就这样死去。
  
   素怜月眉心渐锁渐深,像是陷入了回忆,许久才缓缓道:“说起来,有些奇怪,那晚他没能从玉枢界里逃出来,但是最后一刻,我在那光亮之中,好像看见了一棵树影……然后,那树影消失了,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我能够感觉到,那是他的元婴之力。”
  
   白楹听后也陷入了沉思,这件事,她自然早已听羽逸风说起过,许久才道:“他的元婴,似乎确实有些异于常人,但能够……不受天地法则约束吗?倘若能,那他……究竟去了哪里。”
  
   两人皆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才同时抬起头来,白楹皱眉道:“他一生执念,皆系于一人之身,他如何都不可能舍那人而去,玉枢界崩塌,他会不会……”
  
   “寒照界。”
  
   两人异口同声将这三个字道了出来,白楹道:“他一生都执着于过去,寒照界玄之又玄,无视天地法则,甚至可跨越时间,回到过去,去到未来,他……”
  
   素怜月皱眉道:“有时候,我感觉他像是忽然变了个人,变成一个十分冷酷无情的人,这个人不是他,会不会是……七千年前的他?倘若他能通过寒照界回到七千年前,那七千年前的他,那般大神通,也未必不可通过寒照界来到七千年后……”
  
   两人又逐渐陷入了沉思,如此荒诞又大胆的猜测,大概……也只会发生在两个女人身上吧。
  
   过了好一会儿,素怜月才又道:“我走了,不管他去了哪,我会找到他,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直到找到他为止。”
  
   ……
  
   东洲,玉卿门。
  
   房间里,清尘真人和紫默青风等人皆凝神不语,羽逸风也紧锁着眉,已经尝试过许多次为寒熙和紫菱重凝元神了,但皆以失败告终,那次在玉枢界,两人是被凌音一指杀死,若非羽逸风及时凝住了二人的元神,只怕已是形神俱灭。
  
   最后,仿佛接受了事实一般,羽逸风深吸了口气,道:“这些时日,劳烦师尊与二位师叔了,寒熙和紫菱……弟子想办法助他们轮回转世吧,大概……需要三百年。”
  
   上一世,他是昆仑弟子一风,最后兵解自身,天一子将他元神保住,为了使他再入轮回,花了整整六百年。
  
   ……
  
   千羽门。
  
   一间秘殿里面,蝶衣静静躺在石台上,自上次为了打开离恨天而耗尽力量,她便再也没有醒来过,被晓月带回千羽门安置在此处,已有三年了。
  
   看着沉睡过去的“祖师”,晓月双眉深锁,天地灵气大多被用于修复天地裂痕,现在想要聚集灵气使“祖师”醒来,更加不容易了。
  
   ……
  
   无妄界,幽冥殿。
  
   万古帝如往常一般,每年都会去到幽殿里,看看花未央,这一次亦不例外,直至许久,才起身往殿外而去,但当走到殿门口时,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又向那冰棺里看了去:“小妹……”
  
   许是刚刚产生了幻觉,让他感觉花未央在刚才睁了一下眼,但是此刻,她依旧静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
  
   暮色四合,风云城南城门外,芝峦和咕噜兽,还有咕叽兽,三个并排坐在一座小山丘上,望着前方那蜿蜒曲折,渐渐消失的小径。
  
   “三皇大阵法力耗尽,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小丫头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会再次从阵中苏醒……死小子不知去了哪,三皇神器也不知遗落到了哪个角落……”
  
   芝峦一个人碎碎念了不知多久,旁边咕噜兽和咕叽兽无法口吐人言,也不知他在说什么,他们以为萧尘只是和往常一样离开了,只是这一次,离开得比较久而已。
  
   所以每天傍晚,两只小兽都会来到这座小山丘,望着三年前萧尘离开的方向,每每看见有飞云石过来了,都以为……是他回来了。
  
   ————
  
   恩,这个番外,算是对完结篇的一个补充,以免有部分朋友还不明白六界之隙是如何修复的等问题。新书会在五月中旬或者下旬发布,有等不及的朋友,当然也可以趁此机会,把九界再看一遍……
  
   古异把九界之前的内容修改过,尤其是开头的几十万字重写过,剧情变动很大,纵.横上面是同步更改的,但其他地方,大多还保留着早期的旧版本,所以在其他地方看九界的少侠,可能开头一百多章,一直都是看的早期旧版本,所以不明白后面的剧情,每每问出一些群里书友都不知所云的问题……建议下载“纵.横.小.说”客户端,只有这上面的是最新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