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寒门崛起第八百九十七章 来自高拱的轻视
英雄所见略同,说的就是此时吧。
  
   高拱说完之后,与张居正相视一笑,颇有一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
  
   这才是未来有资格我并肩作战,一起为这个风雨飘摇的帝国奋斗的战友。
  
   至于某人,是不指望了。
  
   可惜啊。
  
   若是这次侍讲学士是叔大该多好啊......
  
   高拱与张居正相视一笑后,眼睛的余光扫到了朱平安,嘴角不由的往下扯了扯,内心不由的一阵怅然若失。
  
   片刻之后,或许是觉的冷落到朱平安了,或许是出于其他原因,总之,张居正缓缓的将目光转向了朱平安,轻声的问道:“不知朱大人有何高见?”
  
   朱平安正在心里面为高拱和张居正的见识点赞呢,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而且,除了刚开始高拱问了朱平安两句外,之后都是高拱、张居正时间,两人一问一答、探讨的认真、聊的火热,朱平安在一旁只能做一个吃瓜群众,充当两人聊天的背景。
  
   所以在张居正问完后,朱平安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张居正是在跟自己说话。
  
   高拱见状,嘴角往下扯的更厉害了。
  
   “朱大人?”张居正见朱平安没反应,便稍稍提高了一点音量,提醒了朱平安一下。
  
   “啊?”
  
   在张居正提高了音量后,朱平安这才反应了过来,张居正竟然在跟自己说话。
  
   “不知朱大人有何高见?”张居正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吾以为高大人与张大人所言甚是。”
  
   朱平安郑重的点了点头,由衷的称赞两人一句,确实,在朱平安看来,在这个重农抑商的封建时代,能提出重农不抑商这一观点的,真的是太难的了。
  
   要知道,在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历史中,一直都是“士农工商”这样排列的,士居首农为本商为末,这是封建社会通行的经济观,有此诞生的“重农抑商”之策,也是封建社会通行的国策。
  
   所以,高拱和张居正对商业的重视,确实难得,朱平安毫不吝啬的称赞了两人。
  
   呵呵。
  
   闻言,高拱看了看朱平安,又看了看张居正,不由的无声的冷笑了一声。
  
   这就是差距!
  
   人家张居正一看就是有思想有深度有研究的,能够看到商业的价值,创造性的提出“古之为国者,使商通有无,农力本穑。商不得通有无以利农,则农病;农不得力本穑以资商,则商病。故商农之势常若权衡然。”
  
   而朱平安呢,只会像一个学嘴的八哥一样,说一个所言甚是。
  
   甚是
  
   甚是
  
   呵呵,五岁稚童犹可如此!
  
   这一幕让高拱不由想到了一个剧情,一个基于《三国志通俗演义》编写的《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小说本子,其中记载刘关张三人结义的场景,刘备说出誓言:“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关羽随后道:“关某虽一介武夫,亦知忠义二字,刘兄汉室后裔,志在匡扶汉室,关某心悦诚服,刘兄为兄,关某为弟,关某之命便是兄长之命,关某之躯即为兄长之躯,刀山火海,单凭兄长驱使,弟绝无二心,弟誓与兄患难与共、生死相随,愿为兄长效死。”
  
   关飞:“俺也一样......”
  
   呵呵
  
   好一个莽夫张飞,何其可笑。
  
   在高拱看来,张居正就是那夜读春秋、手不释卷、义薄云天的关羽,而朱平安就是那书到用时方恨少、俺也一样的张飞。
  
   问你有何高见呢,你来一句所言甚是,呵呵,这就是你的高见吗?!
  
   呵呵,肚里没货,可不是只能说一些“俺也一样”、“所言甚是”的八哥学舌之语。
  
   高拱觉的朱平安就是如此。
  
   “呵呵,朱大人莫要敝帚自珍,我与肃卿也不是外人,我想能够在御前提出‘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的朱大人,肯定会有自己的高见吧。”
  
   张居正看着朱平安,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虽是疑问的句式,但是语气中却满是肯定。
  
   “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
  
   高拱闻言,一下子被吸引了,下意识重复了一句,目光不由唰一下子亮了,正色的看向朱平安。
  
   这是高拱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当时朱平安提出的这一观点时,高拱并不在场,事后也未听人说过此事。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这是多么好的愿景啊,任谁第一次听到这种观点,都会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
  
   不过,下一秒,高拱就摇了摇头,嘴角再度往下扯了扯。
  
   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
  
   这怎么可能呢,天下的财富是有数的,不是在老百姓那就是在国家这,而国库的收入就是来自于人民的赋税,如果人民的赋税不增加,国库又怎么可能会增加呢。
  
   这种观点乍听很是诱人,但是稍一深究就会发现,这违背了最基本的常识。
  
   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呵呵,恐怕只有不同经济的书呆子才会提出这种信口雌黄、哗众取宠的策略吧。
  
   脑子是个好东西啊!
  
   高拱扫了朱平安一眼,嘴角往下扯的幅度更大了。
  
   “嗯,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张居正点了点头,然后向高拱解释了起来,“当初海禁当严禁还是弛禁,圣上召严阁老、李尚书等人廷辩,朱大人在圣上询问时提出了这一策。”
  
   接着张居正将当时的场景给高拱简要的叙述了一遍,着重的解释了一下朱平安“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的具体方式。
  
   倭国?
  
   黄金套现?
  
   高拱初次听闻这种方式,大觉耳目一新,细细揣摩片刻后,又微微的摇了摇头,先不说海禁、倭寇正乱的厉害、国库黄金不足等问题,单说如果倭国知道了与我大明金银兑换比不一致,还会任由你黄金套现吗,难道不会更改倭国本国的黄金白金兑换比吗?!
  
   新奇有余,但还是不具有操作性,纸上谈兵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