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凌天战尊第2863章 一语点破
“毕竟,当初追杀我的那个仙君层次的慈航仙宗长老,是她派出来的……”
  
   “而那人,不只见过我,还知道我的名字!”
  
   “见过我,不难画出我的画像。”
  
   正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再结合慈航仙宗宗主‘南宫秀’【手游小说网凌天战尊》】现在看他的目光,段凌天不难猜到南宫秀认出了他!
  
   “刚才,她眼中针对我的杀意无以复加,后面看了周述秋一阵,眼中杀意又有所减缓。”
  
   “想来,周述秋已经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她。”
  
   “得知欢喜禅宗老祖李安都不敢轻易动我,她必然也不敢轻易出手……她身为慈航仙宗宗主,在彻底确认我的身份之前,绝不敢轻易冒险。”
  
   “因为,一旦我真有中央之地大家族的背景,她若动我,必将给慈航仙宗带去灾难!”
  
   雷光电闪之间,看出南宫秀和周述秋交流过的段凌天,也是不难猜到这一点。
  
   “凌天哥哥……她,就是你之前跟我说过的那个‘冰姐姐’吗?”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耳边,适时的传来一道传音。
  
   正是幻儿的传音。
  
   “嗯。”
  
   段凌天点头,同时顺着幻儿的目光,再次看向慕容冰。
  
   却见慕容冰有意避开幻儿的目光。
  
   “还是得想办法说服她,带她走……这一次的丹道大会,是个机会。一旦错过,再想找到类似的机会,却是难了。”
  
   看着慕容冰,段凌天心里暗下决定。
  
   “何山师叔,好久不见。”
  
   与此同时,慈航仙宗的一行人,在宗主南宫秀的带领下走近太一仙宗和千蛛仙宗的一行人,同时跟太一老祖打了一声招呼。
  
   论辈分,她要称呼太一老祖一声‘师叔’。
  
   “秀丫头,自你成为慈航仙宗宗主以后,我们好像再没见过了吧?”
  
   太一老祖看着南宫秀,感叹道。
  
   他还记得,上一次见南宫秀的时候,还是很多年前。
  
   那个时候,南宫秀还不是慈航仙宗宗主。
  
   只是一个小丫头。
  
   转眼之间,南宫秀不只一身修为超越了他,更成为了慈航仙宗的新一任宗主!
  
   “是啊,也有一些年头了……何山师叔这些年来可好?”
  
   南宫秀微微一笑。
  
   她的师尊,和太一老祖也算有点交情,虽然交情不深,但毕竟是朋友,所以她给足了对方面子。
  
   要知道,以她今时今日的修为和地位,哪怕不主动跟太一老祖打招呼,太一老祖出于礼貌还是要主动跟她打招呼。
  
   毕竟,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还是老样子。”
  
   太一老祖适时回应,不敢怠慢。
  
   因为他也知道,以南宫秀今时今日的地位,能主动跟他打招呼,且还称呼他一声‘师叔’,已经给足了他面子。
  
   毕竟,他和南宫秀的师尊虽然有点交情,但也不过是点头之交而已。
  
   南宫秀就算不给他面子,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而现在南宫秀给他面子,他自然要认真对待。
  
   “南宫师叔。”
  
   这时,千蛛仙宗宗主简秋萝也主动跟南宫秀发招呼,和周述秋一样,称呼南宫秀一声‘师叔’。
  
   听到简秋萝的招呼,南宫秀对着太一老祖点了下头后,也是将目光转移到了简秋萝的身上。
  
   “秋萝,说起来,我们也有三十年没见了……上一次见,好像是在上一次丹道大会上吧?”
  
   南宫秀微笑说道。
  
   “是啊……这一转眼的时间,三十年过去了。不过,三十年过去,南宫师叔风采不减当年。”
  
   简秋萝笑道。
  
   两大宗主彼此一开口,便又是客套了小半天。
  
   客套完以后,南宫秀的目光,终是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淡淡一笑问道:“这位,应该就是太一仙宗的首席炼丹仙师‘段丹师’吧?”
  
   然而,面对南宫秀的询问,段凌天的嘴角,却又是适时的泛起一抹冷意,“南宫宗主,你应该已经猜到……我,就是你过去派人追杀过的那个人了吧?”
  
   南宫秀虽然已经猜到,眼前的太一仙宗首席炼丹仙师段凌天,就是她派人追杀过的那个段凌天。
  
   但却没想到,对方会自己说出来。
  
   一时间,她也是忍不住一怔。
  
   而慕容冰的脸色,则在这一瞬之间,‘唰’一下变了。
  
   “你为什么提这个?你找死吗?”
  
   慕容冰传音喝问段凌天,且语气间充满焦急之意,不难听出她对段凌天的关心。
  
   “她已经认出了我……若非你的闺蜜,她早就对我出手了。”
  
   段凌天传音回应慕容冰,同时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意,看向慕容冰,“你是在关心我吗?”
  
   “我……我才没有!”
  
   慕容冰面纱下的俏脸浮现红润之时,又将目光从段凌天身上转移到了周述秋的身上,传音问周述秋去了。
  
   “追杀?”
  
   “这慈航仙宗的南宫宗主,还派人追杀过段丹师?”
  
   “这……真的假的?以段丹师的身份背景,这慈航仙宗宗主,竟然也胆敢派人追杀他?她就不怕,段丹师身后的赤霄段氏,在一怒之下,踏平慈航仙宗吗?”
  
   ……
  
   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在场之人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哪怕是太一老祖和千蛛仙宗宗主,也都懵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
  
   慈航仙宗宗主和段凌天之间,竟然还有这等纠葛!
  
   “哼!”
  
   正当在场之人的目光,纷纷汇聚在段凌天和南宫秀身上的时候,段凌天看着南宫秀冷哼一声,继续说道:
  
   “当初,若非看在慕容冰的面子上,我不会制止我赤霄段氏之人杀你慈航仙宗的那个仙君长老……要知道,我制止我赤霄段氏之人杀那个老女人的同时,还浪费了一枚虚空遁影符!”
  
   话音落下之后,段凌天又是一脸冷漠的看着慈航仙宗宗主,目光之中,坦坦荡荡,无畏无惧。
  
   听到段凌天的话,慈航仙宗宗主南宫秀的脸色又是一阵风云变幻。
  
   先前,周述秋跟她说了段凌天来历的时候,她就在想:
  
   如果段凌天真是那来自中央之地的强大家族的人,那么他即便是来边境之地历练的,身边肯定也少不了有强者隐藏在暗中庇护于他。
  
   既然如此,当初她派人去杀段凌天,段凌天为何还要逃?
  
   如果他真有那般惊人的身份背景,肯定有强者隐藏在暗中保护他,眼见有人杀他,那个强者必然会出手!
  
   而现在,段凌天的话,无疑又是解开了她心中的疑惑。
  
   “他所说的,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此一来,倒也可以解释,他一个身处那般偏僻之地之人,手里为什么会有仙王强者刻画的‘虚空遁影符’!”
  
   南宫秀暗道。
  
   “若真是如此,倒是要感谢段丹师你手下留情了。”
  
   南宫秀看着段凌天说道。
  
   与此同时,她才开始认真的打量着段凌天,且暗中不断点头,“倒也算是一表人才……”
  
   “不足百岁,就已经成为可以炼制出罗天丹的上品炼丹仙师,而且还是一个玄境罗天上仙。”
  
   “就算不论他是否有那等身份背景……也配得上冰儿了。”
  
   虽然,除了南宫秀自己以外,没人知道慕容冰和她的关系,没人知道慕容冰是她的孪生姐姐的亲生女儿。
  
   但,她却始终以慕容冰的‘小姨’自居。
  
   如果真没办法杀死段凌天,她更多的还是希望自己的外甥女能得到幸福。
  
   “要谢,便谢她吧。”
  
   段凌天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慕容冰,眼中针对南宫秀的凌厉,也在这一刻化作了似水柔情。
  
   这个时候,慕容冰也已经从自己的闺蜜周述秋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察觉到段凌天的目光,她还是忍不住有些避让。
  
   “你……真的是来自中央之地的大家族的人?”
  
   虽然目光在避让着段凌天,但慕容冰最后还是忍不住传音问了一声。
  
   慕容冰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初第一次见眼前的紫衣青年之时,对方的实力,弱得可怜。
  
   然而,这才过了几年,对方的一身修为,却又是已经突破成就了‘玄境罗天上仙’。
  
   这让她不得不震撼!
  
   更重要的是,对方现在还是一个可以炼制出罗天丹的上品炼丹仙师!
  
   不足百岁,便取得这般成就。
  
   这个样的存在,哪怕放眼整个南天疆域,恐怕也是如同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吧?
  
   “如果我说我是……你是不是愿意跟我走?”
  
   段凌天目光一闪,传音问道。
  
   “我……我……我要问过我的师尊……”
  
   慕容冰低着头,传音回应说道。
  
   如果说,当初第一次见面,段凌天和慕容冰之间,慕容冰的姿态是居高临下。
  
   现在,段凌天却又是已经成长到可以和慕容冰平等对视,甚至可以居高临下俯瞰慕容冰的地步。
  
   虽然,他现在的一身修为比之慕容冰还是多有不如。
  
   但,他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一位可以炼制出罗天丹的上品炼丹仙师!
  
   这身份,便是现在的慕容冰也需要仰视。
  
   “你的师尊?”
  
   听到慕容冰的话,段凌天眉头皱起,沉声问道:“那如果她执意要你以死谢罪呢?”
  
   “那我便以死谢罪!”
  
   慕容冰语气决然,仿佛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