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超品透视2621章 大结局
火星基地。
  
   一面面的红色旗帜迎风飘扬,基地里一片火热的建设景象。随着火星环境的不断改善,越来越适合人类居住。现在,地球上的华国的城市里随处可见招募广告。
  
   欢迎你来加入火星大家庭,一起建造华国梦!
  
   加入即送火星别墅,永久停车位,还有高薪的工作机会,你还在等什么?
  
   你是农民?没关系,火星上有你耕种不完的土地。你是钳工?没关系,火星上有数不清的工作机会等着你。你是建筑工,那么恭喜你,你是最欢迎的人物!来吧,不管你是谁,火星上都有你的一个证明你自己的舞台……
  
   到处都是这样的广告,华国人也源源不断地涌入火星。
  
   对于欧美主导的阵营来说,这就尴尬了。他们本来指望天际人给他们带来外星科技,帮助他们进入火星世界,与华国争抢地盘。却没想到天际人被悬浮城和夏雷的女人们打败,他们的算盘也就此落空。现在华国毫无阻力地在火星上开疆拓土,建立一个又一个的永久基地,同时不断地将华国人往火星上送。等到他们有能力飞火星的时候,或许是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他们落脚呢?
  
   不难想象出刚刚苏醒的巨龙面对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夏雷不曾刻意改变人类的进化进程,只是稍微给了一点助力,东方的龙便挣脱了禁锢,翱翔九天云外。华夏民族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族,最聪明,最勤劳的民族,地球上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广袤的宇宙才是东方巨龙的舞台!
  
   这一切都因为一个人物,夏雷。
  
   没有一个华人能忘记他,他也是当之无愧的华人世界之中的英雄。可是,应该接受赞美和拥戴的他却消失了,没有任何消息回来。
  
   不过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少了谁而停止运转,火星基地每日都在建设中变化。作为人类踏出地球的第一步,它的每一个变化对于地球上的人类来说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渐渐的,人们谈论夏雷的次数少了。
  
   渐渐的,很少有人再去关心他去了什么地方。
  
   日子一天重复着一天,一直往前。
  
   过去被甩在了身后,未来在前面等待。
  
   有人死去,有人诞生。
  
   可无论是谁,都只是这世界里的过客,什么都带不走,最后连痕迹都会湮灭。
  
   “哇哇哇……”一串婴儿的啼哭声从一座古香古色的庭院之中传出来,还有一个男人的笑声。
  
   “哈哈哈!是个女儿!”夏长河捧着新生的女孩,高兴得合不拢嘴,激动和喜悦的眼泪也夺眶而出。
  
   朱玄月看着他的丈夫,一脸温馨幸福的笑容,“长河啊,给我们的女儿取名字吧。”
  
   夏长河一边流泪一边笑,“我、我早就想好了,就叫、就叫夏唯怡吧。”
  
   “唯怡?”朱玄月念了一句,然后点了点头,“嗯,这个名字好,我喜欢这个名字。”
  
   “唯怡,唯怡,唯一,唯一……”夏长河轻轻念着,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了另一个孩子的面孔。
  
   那是夏雷的面孔,上一次离开之后他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长河,你是想龙王吗?”朱玄月问。
  
   夏长河点了点头,声音之中满是思念的味道,“我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今天是唯怡出生的好日子,我真想他在我们的身边,这样的话,我们一家人就算团聚了。”
  
   朱玄月笑了笑,“我们一家人团聚可是一个大场面啊,龙王二十个妻子,一大群孩子,这屋子可装不下。”
  
   “呵呵呵……”夏长河忍不住笑了。
  
   朱玄月又说了一句,“不过,我想龙王他一定会很高兴有了唯怡这个妹妹的。”
  
   “他当然会喜欢,唯怡是他的妹妹。”夏长河说,他给他和朱玄月生的女儿取名夏唯怡,不就是因为夏雷是“唯一”吗?
  
   唯一,天地宇宙间的唯一,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夏雷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长河叔,你在家吗?”
  
   夏长河微微愣了一下,“是小安,这么晚了,他怎么来了?”
  
   “快去看看吧,我身子不方便,我就不出去了,你把孩子给我。”朱玄月说。
  
   “哇哇哇……”夏唯怡哭闹着,似乎不想离开夏长河的怀抱。她一点都不像她的侄儿侄女们,一生下来就会笑,还会说话。
  
   显而易见,她和她的侄儿侄女们相比的话,她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夏长河去开了门,开门的一刹那间他顿时愣在了当场。门外站着的不只是马小安夫妻俩,还有一大群人,他最想见到的人,夏雷。
  
   “雷子,你……”夏长河又惊又喜,一时之间竟有点回不过神来了。
  
   夏雷走了上来,给了夏长河一个拥抱,“爸,我妹妹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怎么能不回来瞧瞧。这不,我带着你的儿媳妇、孙子、孙女回来了。”
  
   夏长河看着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儿媳妇,有翅膀的没翅膀的,蓝色的黑色的白色的,还有她们身边的孩子,顿时有了一种眼花的感觉。
  
   “父亲。”女人们打了一个招呼,很整齐的感觉和场面。
  
   “爷爷!爷爷!爷爷……”一大群孩子一窝蜂地涌了上去,顿时将夏长河淹没了。
  
   这就不整齐了,这就乱了。
  
   夏雷忍不住笑了,视线也移到了幽雪的身上。
  
   幽雪跟着将怀里的孩子抱了过来,“马雷,叫干爹。”
  
   马雷,这是马小安和幽雪生的孩子。马小安给他取了一个马雷的名字,不难看出来他是以和夏雷做过兄弟为荣。
  
   “呀呀……”马雷在幽雪的怀里嚷着,一双小手挥舞着去抓幽雪的粮仓,看样子是饿了。
  
   又一个输在起跑线上的熊孩子。
  
   夏雷凑了过去,捉住马雷的小手亲了一下,“真瓜,长大以后开军舰。”
  
   “哈哈!”马小安笑了,“我想把他培养成最出色的电焊工。”
  
   他刚把话说完,幽雪一脚就踩了过来。
  
   这边,夏长河总算是摆脱一群孙子孙女的纠缠了,带着夏雷和悬浮城的女人和孩子们进了他和朱玄月的房间,还有马小安和幽雪及马雷。还真是朱玄月刚才说的那种情况,屋子太小,几乎都站不下了。
  
   看了夏唯怡,和朱玄月说了一会儿话,夏雷便被夏长河拉到了屋子外说话。
  
   “ 你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夏长河开门见山地道。
  
   夏雷说道:“刚回来,我知道母亲要生了,所以就赶着回来了。嗯,我们去了一个刚诞生不就的星系,在那里发现了一个类似地球的星球,你猜我在上面看到了什么?”
  
   夏长河给了夏雷一个白眼,“说啊,我怎么能猜到?”
  
   夏雷笑着说道:“恐龙,那个世界就像是地球的过去。现在还没有人类,但我相信将来会出现人类的。”
  
   夏长河说道:“我对这些不敢兴趣,这次回来待多久?”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几天吧,然后我们会离开,这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还有,我这次回来没有惊动任何人,你也不要说我回来过。”
  
   夏长河讶然地道:“为什么?这里是你一手建造的,你也是这个民族的英雄人物,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回来,接受所有人的赞美和欢呼,为什么静悄悄地回来?”
  
   夏雷的看着星空中的地球,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不应该存在,就让我慢慢消失在人类的历史之中吧。”
  
   “可是……”
  
   “我不是领袖,我也不是神,我只是……”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我只想陪我妻儿平平淡淡地生活,看看这个宇宙。”
  
   “你没事吧?”夏长河关切地道:“我总感觉你今晚怪怪的。”
  
   夏雷将夏长河拥抱住,“爸。”
  
   只是一声“爸”,没有其它的话,可这个字包含了许许多多。
  
   夏长河的眼泪悄悄地从眼角滚落了下来……
  
   “嘘嘘!”一个奇怪的声音突然从院门外的竹林里传过来。
  
   夏长河移目过去,一眼便看到了两个慌忙躲闪的身影。那两个人虽然躲得很快,可他还是看清楚了,一个是宁静,一个是古可文。
  
   “嗯嗯。”夏雷干咳了一声,“爸,我去林子里解个手。”
  
   夏长河假装没看见,他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我算是明白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了,那个……竹林里有一块毯子,我放在那里的,忘收了。”
  
   夏雷有些尴尬地道:“我就是去解个手,你跟我提毯子干什么?”
  
   “去吧去吧,快点啊,我会帮你拖延一点时间。”夏长河不等夏雷走,他倒是走了。
  
   夏雷苦笑了一下,也迈步向竹林走去。
  
   宁静和古可文从竹林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看到夏雷两个女人都激动地向他招手,示意他快点钻进竹林里去。
  
   夏雷走进了竹林,有些无语地道:“你们俩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二十只老虎就在外面的屋子里,你们想干什么?”
  
   “我、我好像……有了!”古可文紧张地道:“我好担心,所以、所以……就赶紧来找你了。”
  
   夏雷忍不住亲了她一口,激动地道:“我要当爸爸了!”
  
   古可文白了他一眼,“你的演技太浮夸了,你一个当了二十多次爸爸的人,应该没什么感觉了吧?”
  
   夏雷,“……”
  
   宁静忽然从后抱住了他,“我也要一个!”
  
   古可文神叨叨地指了一下竹林深处,“刚才我在那边看到一张毯子,要不我们去那里聊聊?”
  
   夏雷,“……”
  
   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吗?
  
   是的,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不想被人类视为领袖,视为神,所以他要抹除他的痕迹。时光会湮没一切,某一天将不会有人记得他是谁,他做过什么。而对他来说,那没有半点意义。他想要的就是陪妻子孩子一起慢慢“变老”,在爱与被爱之中走向最终的归宿。
  
   万物都会有一个归宿。
  
   时间不是时间,转眼千年、万年……
  
   遥远的宇宙深处,一颗即将死去的行星上,一片沙漠之中。
  
   咔嚓、咔嚓……
  
   一个青铜色的身影慢慢地在沙漠之中行走,无比的孤独。
  
   “就是这里吧,这里挺好的。我不需要墓碑,我也不需要有人来为我扫墓。”青铜色的身影停了下来,然后躺在了沙漠之中。
  
   这个青铜色的身影便是一万年后的夏雷,过去的一万多年里他送走了一个个心爱的女人,还有孩子,孩子的孩子。虽然还有妻子活着,可是他却没法再与她们一起了,一万年后的他每天都在分解,根本就无法保持当初的血肉之躯。他不想她们看到他变成青铜骨骸的样子,于是悄悄地离开了。
  
   他一个人在宇宙之中孤独地流浪,一个星系又一个星系。他以为他能找到宇宙的边沿,可最终才发现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宇宙一直都在膨胀,覆盖每一个维度。无论他冲着任何一方去,他都追不上宇宙膨胀的速度。没人能达到宇宙的边沿,窥探一眼那宇宙之外的景象,他也不能。
  
   他累了,再不想流浪了。
  
   一股干燥的风忽然吹来,刮起了黄沙,还有他身上掉落的青铜色的骨粉。现在的他非常虚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他看着天空的昏黄的恒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视线忽然变得朦胧了,一个青铜色的骨骸也出现在了他的虚空之中。
  
   那是他前世的骨。
  
   “你要死了。”前世的骨说,“你爱过了,你也累了。你爱过的女人和孩子大多数都死了,被这宇宙的法则带走,你不恨它吗?”
  
   夏雷挥了挥手,“你走开啦,我不想跟你说话,而且我知道你并不存在。”
  
   “我一直都住在你的心里,从不曾离开。不然,在你即将死亡的时刻里,我怎么会冒出来与你说话?”
  
   夏雷闭上了眼睛。
  
   “没用的,你在想我,你在想你前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吗?”
  
   夏雷又睁开了眼睛,他抓起了一把沙粒向虚空中的前世的骨撒去,“滚!滚开!”
  
   黄沙飞散。
  
   他的声音虚弱无力。
  
   “你是一个懦夫,你连自己前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你这短暂的一生又有什么意义?”前世的骨轻蔑地道:“如果你是一个男人,你就应该直面你自己的一切,包括你的前世。”
  
   “不如你来告诉我。”
  
   “懦夫。”前世的骨继续讽刺夏雷,“你以为你真的放下了这一切安心去死吗?你别自己骗自己了,你一个人在宇宙之中流浪,你不也寻找宇宙的边沿吗?你也想知道宇宙之外是什么吧?”
  
   “你闭嘴!”
  
   “拿回你的骨,唤醒你前世的记忆!”
  
   咕咚!
  
   一块石头从夏雷的身上滚落了下来,那是自身宝。就在那一刹那间,自身宝的能量界壁打开,世界之石的石棺和世界之盒都滚落了出来。
  
   “拿回你的骨,唤醒你前世的记忆,然后再去死吧,这样才算是没有遗憾的死。”前世的骨说。
  
   “我知道这是我自己在自己说话,不是你!”夏雷吼道,他的神智有些不清了。
  
   “哈哈……懦夫!懦夫!一个连自己的前世都不敢面对的懦夫!”
  
   “我不是懦夫!滚——啊!”夏雷忽然一巴掌拍向了石棺。
  
   也许是回光返照,这一巴掌裹带着他剩下的最后一点源力能量。金光一闪,石棺粉碎,里面的前世的骨顿时掉落出来,扑到了他的身上。
  
   骨头与骨头快速融合,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前世的记忆潮水一般涌向了夏雷的意识……
  
   全书完。
  
   谢谢阅读。
  
   PS:历史两年多,差不多900个日夜,从第一个字到现在的差不多八百六十万字,终于完结了。我没有完本的喜悦感,倒像是失恋了一样。我舍不得将它完结,可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该是结束的时候了。该填的坑都填上了,再写下去就啰嗦了。我不想让一本好书因为想多赚点钱而写坏,我宁愿在这里结尾。这个结尾让一些书友感到有些意外,但它是一早就设定好了的。人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自己,夏雷最终也没有战胜自己,他拿回了他的前世的骨,唤醒了前世的记忆。你们也许要去思考前世的记忆是什么,夏雷会不会死,会不会去重启宇宙,这些,都是我留给你们的想象的空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不同的故事延伸,我不能把我想的结局强加给你们。我知道这样的结局肯定会有人不满意,可世事岂能尽如人意?看书,如果有那么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就是最好了。我把什么都说完了,你转眼就忘了,这样的结局反而能让你去思考,去回味。
  
   感谢你们的一路的陪伴,没有你们也就没有我。你们是我的书友,我的朋友,其实也是我的衣食父母,感谢你们每一个点击、推荐、打赏、订阅,还有赞美和骂我的话。我就不一一点名了,相信我,该记住的人我一个都没有忘记。我已经走在新书的路上,让我们在新书之中相遇吧。十余年沉淀,我会用更精彩的故事回报大家。
  
   新书的计划暂定在春节前发布,不是有书友说春节怎么办吗?你看,我为你提前发新书,哈哈。
  
   至于新书的内容、名字,这些我就不泄密了,总之开书前公众号是会通知的。另外,书虽然完结了,但公众号每天还是会更新。你们想看什么章节的完整版,请在公众号里留个言,我会再写一遍,满足你们的好奇心。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这又不是永别,只是一个月的分别,哈哈。
  
   最后一句,期待与你们在新书之中相遇。
  
   李闲鱼
  
   2017年12月26日晚7点5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