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1853第1852章就喜欢关门打狗
不管公子渊和萧若白天赋如何逆天,年岁毕竟摆在这里,冥皇都还未达到的他们,对于这一记攻击,根本没有办法避开。
  
   萧若白现自己被锁定了,根本无法动弹,想移动都不可能。她看着灵力越来越近,感觉死亡的脚步也越来越近。
  
   她应该闭上眼睛的,这样她会没那么害怕,但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眼睁睁看着它越来越近。
  
   死亡的气息……绝望、不甘……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踏入死亡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那只手充满了力量、信任、关心,还有希望。
  
   接着【手游小说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司马幽月熟悉的背影站到她侧面,挡住了死亡的靠近。接着她便看到她凝出灵力,将攻击而来的灵力打散了。
  
   “汐、汐儿……”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她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接住了冥尊的攻击?!
  
   司马幽月扭头朝萧若白笑了笑,说:“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萧若白眼里的泪终于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司马幽月伸手为她擦掉,握着她的手,再次面对第四箜。
  
   第四箜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真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到了冥尊实力,这着实让我惊讶到了。难怪你敢单枪匹马的过来。”
  
   一条黑龙,一只变异的冥狗,加上她自己的实力,确实可以足够让她自信了。
  
   “不是我想单枪匹马的过来,而是你根本没有给我带人来的机会。”司马幽月说。
  
   “不过,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带他们走了?我想你不会这么天真吧?”第四箜说。
  
   “能以和为贵,自然不用撕破脸就不必撕破脸不是?”司马幽月说,“不过,你要是伤了我朋友,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你以为,你这样能出的去?”第四箜说,“聪明的人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死在这里,多不划算?”
  
   “西南方十五人,东南方十人,北面十人,西面十二人,实力最低在冥皇,我没说错吧?”司马幽月一一说出院子里隐藏的人,第四箜的神色随着她的话越来越沉。
  
   她竟然能清楚的说出院子里的人,她是怎么知道的?
  
   司马幽月看着他,继续说:“除此以外,外面还有上百人在守着,对吗?”
  
   “真没想到,你的感应这么厉害。不过你能现他们,不代表你能出去。”第四箜说,“你既然知道这里的人,那就应该明白,你的这点实力在我这里,无疑以卵击石。还是不要做无畏的挣扎比较好。这样我们都省事儿。”
  
   萧若白和公子渊听到他们的对话,都紧张起来。这样的情况,他们能离开吗?
  
   司马幽月给了两人一个安心的表情,然后对第四箜说:“如果我执意要离开呢?”
  
   “没有后援,你还能如何?”第四箜说,“我得不到的东西,向来是不允许它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这么说,只有战了。”司马幽月叹了口气,“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
  
   “什么?”
  
   “我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司马幽月说,“我的小伙伴们已经等不及要出来了!”
  
   说完,她将兽兽们都叫了出来,小七、小梦、花花、小金蛇、小鹏、重明、亚光、小黑、弥尔、黑岩、小紫,十一只兽兽出现在她周围,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我去,汐儿,你有这么多契约兽?!”公子渊惊讶得差点跳了起来。
  
   萧若白也不淡定了,她从来不知道幽月竟然有如此多的契约兽!
  
   第四箜看着这些契约兽,并没有特别惊讶,反倒是笑了。
  
   “你果然不是慕容汐!这些契约兽还有些人界的,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暗夜公主的女儿司马幽月吧?”
  
   “你不就是在等着确认你的猜想吗?”司马幽月说,“现在证明,你的猜想是正确的!”
  
   “呵呵,你果然知道,那你还将这些契约兽都叫出来,坐实你的身份。”第四箜说。
  
   “当然是因为……我就没打算让你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司马幽月看着她们,“只要你们出不去,这个消息又怎么会传出去?”
  
   “哈哈哈——以前我觉得我就是自信的人了,没想到还有比我更自信的。你以为,凭你这些契约兽,你就能冲出我的包围?”
  
   “那就看谁包围谁了!”司马幽月朝他笑了笑,那笑容让他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主子,我们这里的空间被封锁了。”一个侍卫从空间里现身出来,跪在第四箜身边说。
  
   “你做了什么?”第四箜看着司马幽月。
  
   “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关门打狗!”司马幽月说,“你了解了我那么多事情,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寰,谢谢你了!”
  
   寰在空中现身,双手抱胸,淡淡地看着下面的情况。
  
   “哼,就凭你这点实力,也想反抗我们!”引她进来的侍女叫道。
  
   第四箜却没这样的底气,他看着寰,在心里忖度他的实力。
  
   能将整个院子的空间和外面隔绝起来,这实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所以这个寰,一定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你不用这么看着他,他只负责关门,不负责打狗。”司马幽月说,“正好到鬼界后,兽兽们也没好好活动过,这次就好好玩吧你们!”
  
   “哎呀妈呀,终于可以好好玩儿了!”小七捏了捏拳头,“小姑奶奶的拳头都要生锈了!”
  
   “还是以前那样?”花花挥着藤条,上面开出一朵朵食人花,花里尖锐的牙齿泛着寒光。
  
   “好!”小梦赞成。
  
   “你们怎么那么多废话,我先上了!”黑岩张开他的翅膀,朝着西南角躲着的人攻去。
  
   她这一动,其他兽兽都动了起来,只有小紫懒洋洋地趴在司马幽月的怀里,打着哈欠。
  
   司马幽月凝出保护圈将他们三人包裹住,免遭攻击余波的伤害。
  
   “你这该死的女人!”那个侍女离开第四箜的轮椅,举着剑朝司马幽月飞来。
  
   “小爷不威,你当小爷是一只废猫?”小紫看着那女人,冷哼一声,随手挥了挥它的猫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