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儒道至圣第2458章 哭穷
前者有刑殿在,师出有名,但加征商税,却没有大义之名,必然会困难重重。
  
   商税改革的难度,远远大于司法革新。
  
   因为,商税是从景国各家族甚至各世家口中夺食。
  
   以现如今景国的税收方式和财政状况,若不进行商税革新,撑不过五年。
  
   但是,若进行商税革新,万一执行不当,很可能撑不过三年。
  
   方运之前无论是改革吏部还是改革司法,都没有触动各势力的根本利益,但商税改革却不一样,这是在剜各大势力的心头肉。
  
   没有足够的利益交换,各大势力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在圣元大陆,真正的大商人都是读书人,要么这些大商人本身就是大家族,要么背后有望族、豪门或世家。
  
   增加税收,实际上就是从景国的读书人口袋里掏钱。
  
   这远远比架空皇权更加困难。
  
   毕竟,众圣世家也在其中。
  
   所以,这次方运没有像革新吏部和司法一样强行推进,而是先成立税务总司,先把这个部门的构架和制度完成,再做其他。
  
   税务总司的成立并没有引发太多的关注,因为表面上看只是理清税收,增加税收人员,保证税收顺利,这并没有触动任何势力的核心利益。
  
   在税务总司建设的过程中,方运举办了一场夏日文会,邀请景国所有世家、豪门以及大势力参与。
  
   方运还有读书人的身份,所以这种文会不会犯忌讳,但邀请的人员太过特殊,顿时全景国的焦点。
  
   方运着重邀请景国各大家族的家主。
  
   方运乃是人族虚圣,一国左相,地位早就超过普通世家的家主,所以景国各家族全都非常重视,除了少数家主实在无法到场,所有家族的家主都带着家族的精英前往,更有一些家族特地从自家人中挑选最美的女子,一并参与文会。
  
   方运请了陈家家主陈铭鼎主持此次文会,而且这场文会与普通的文会没有太大的区别,无非是吟诗作赋,投壶戏耍。
  
   许多人有些失望,本以为方运会宣布什么大事,后来猜测,这应该方运借文会与景国各势力交流,并没有太深远的意义,只是表达方运的一种态度。
  
   左相愿与读书人共天下。
  
   临近结束,方运终于登上前台。
  
   方运的第一句话就让众人发懵。
  
   方运长叹一声,道:“唉,这个左相,真难当啊!”
  
   众人目瞪口呆看着方运,尤其是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甚至充满失望,没想到在文会之上,方运竟然提这种话题。
  
   方运却不管众人,继续大吐苦水。
  
   “你们看这泉园,上次我回来的时候,还只是草木初绿,现在却已经繁茂至极,荷花绽放,这才意识到,我已经数月未归。这左相之位看似风光,实则步履维艰。上有圣院,刑殿压着,礼殿牵制,完全腾挪不开。中有太后管着,下有百官掣肘,纵然有百般力气,也施展不开。不过,有一点我很欣慰!”
  
   方运用诚恳地眼神扫视在场众人,道:“咱们朝堂之外的读书人,大都是支持我的。”
  
   一些年轻读书人没想到方运这么难。
  
   “方虚圣您放心,我们永远支持您!”
  
   “您是景国支柱,我们岂会反对!”
  
   “方虚圣您放宽心,就算天下人都反对,我们也坚定地站在您身边。”
  
   那些年轻人热血上涌,但那些年纪大的读书人却只是静静看着方运,有几人甚至皱起眉头,感觉不妙。
  
   待年轻士子们说的差不多了,方运笑道:“多谢诸位,有诸位的话,那方某就放心多了。不过,景国内忧外患,危机重重,我与朝中同僚殚精竭虑,不敢说完美无缺,只要能让景国稳中有进,便已经知足。我本来不想在文会上说这些话,可惜,我今日才得知,国库入不敷出,朝廷的财政,恐怕会遇到一些困难。”
  
   全场鸦雀无声。
  
   现在哪怕是阅历不足的年轻读书人也意识到,方运这是在哭穷,必然别有深意。
  
   方运似是不在乎别人的想法,继续道:“国库空虚怎么办?有个叫董越千的说要加征田赋,我当时就恼了,差点给他一耳光。景国农人辛辛苦苦一年,一共能打多少粮食?一共能赚几个钱?如果还加征田赋,让农人怎么过?会造成多少家破人亡的惨事?这是我们官员应该做的事吗?简直荒唐!”
  
   此次文会宴请宾客众多,所以方运叫上内阁之人,包括李志霄、徐长庚和董越千。
  
   一众内阁官吏齐齐看向董越千。
  
   董越千憋得满脸通红,可老实的他一句话说不出来,他根本就没说过这种话,可又不敢当众反对方运,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李志霄是正人君子,疑惑不解,感觉这不像是董越千说的话。
  
   徐长庚最是机灵,隐约意识到什么,暗暗发笑,然后拍拍董越千,低声说:“别误会,这是好事。”
  
   董越千心中委屈,却什么都不敢说。
  
   方运继续道:“我当时就想,国家有难,八方支援,但咱也不能剥削劳苦大众,诸位说是吧?”
  
   不到一半的人点头。
  
   那些年纪大的家主们,一动不动,如木雕一般。
  
   “所以,有个叫徐长庚的提议,景国什么人最富,就加征什么人的税。”方运道。
  
   手正放在董越千肩膀上的徐长庚呆若木鸡,脸上一片茫然,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没说过这话啊,相爷怎么信口雌黄?
  
   李志霄看到徐长庚的表情,立刻猜透事情缘由,差点笑出声,低下头,强忍笑意。
  
   徐长庚可是现如今的官场红人,因为方运的缘故可谓红得发紫,在场几乎大多数人都认识他,于是,一道道莫名的目光扫过他。
  
   徐长庚打落牙往肚子里咽,一声不吭。
  
   李志霄不厚道地拍拍他的肩膀,道:“别误会,这是好事。”
  
   方运又道:“我当时就骂了徐长庚一顿,富人怎么了?富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那是通过努力和智慧赚来的,凭什么说加税就加税?徐长庚还跟我狡辩,振振有词说,富人也有区别,不是所有富人都应该加征。我仔细一想,是这个道理,于是我就考虑,我们是不是要减免一些税赋,让有些收入不高的人不用交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