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俗人回档第1473章 你若无心我便休
李碧婷从小就比徐尚秀感性,所以游戏通关后她比徐尚秀入戏更深,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第二天吃早餐时,李碧婷肿着眼睛问边学道:“姐夫,我看新闻上说你们公司正在海选演员拍电影,你能把《仙剑4》拍出来吗?”
  
   叉起一块徐尚秀亲手做的鸡蛋饼,边学道说:“理论上可以。”
  
   “理论上?”李碧婷问。
  
   放下餐具,边学道端起水杯:“这么说吧,拍肯定是能拍,先出钱买下影视版权,再找编剧改剧本,然后找导演和演员进组,开机,短则三四个月,长则七八个月,就能完成拍摄部分,不过剧拍成什么样就不好说了。”
  
   “为什么?”李碧婷瞪【手游小说网俗人回档》】大眼睛问:“不是说只要资金充足,都能拍好看吗?”
  
   看着李碧婷,边学道笑着说:“对影视作品来说,资金是一方面,它的作用是找来知名大导演和摄制团队,请来一线演员,请高水平编剧雕琢剧本,保证拍摄进度,以及保证后期制作水准和宣发。”
  
   “这还不够吗?”徐尚秀插话问。
  
   微微摇头,边学道说:“若是普通剧本可能够了,但对《仙剑4》来说,不够。”
  
   “为什么?”李碧婷感觉自己这一早上一直在问“为什么”。
  
   “一难在剧本,二难在演员。”
  
   边学道解释说:“因为一些原因,国内无论小说还是游戏,都很难将剧情原封不动影视化,必须要对人设和剧情进行适当的调整删改,这么一改,肯定会导致一些原著粉丝不满,极端的,原著粉丝可能会成为影视化的黑粉。”
  
   “二……演员!你俩刚玩完游戏,应该知道游戏里的四个主角有两个特点,一是都很年轻,二是四人中除了盗墓贼韩菱纱身上有人间烟火气,另外三人要么不谙世事,要么纯真透彻,要么仙风道骨,全是既难选角又不好演绎的角色。拿野人天河来说,这个角色想要演好不被人讨厌,难度比大智若愚的郭靖还要高,如果不信,可以对比一下黄日华演的郭靖和李亚鹏版的郭靖……”
  
   说到这里,边学道停顿了一下,嚼着沙拉说:“要年轻,要长的帅,还要有脱俗不肤浅的演技,还要能自然地演出不谙世事的羞涩与纯真,这样的人翻遍国内演艺圈也找不出来。”
  
   听到这里,李碧婷急了起来:“怎么会没有?现成的演员里没有,不是还可以海选吗?中国这么多人,怎么会找不出一个适合演天河的?”
  
   “海选?谁来选?”边学道故意问。
  
   “我可以!”李碧婷高高举手:“我可以,我姐也可以,是吧,姐!”
  
   徐尚秀听了,忍着笑说:“别扯我,我可没张罗拍什么电视剧。”
  
   见李碧婷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徐尚秀话锋一转:“演员不好选,可以先拍动漫电影……”
  
   李碧婷头摇得像拨浪鼓:“本身就是游戏,还做什么动漫,动漫的结局再怎么做不也跟游戏差不多?”
  
   跟徐尚秀对视一眼,边学道拿着餐刀餐叉问李碧婷:“你真能负责选角?”
  
   李碧婷点头:“其实玩游戏时我心里就一直有四人的形象……”
  
   “那好!”边学道大气地说:“等下我就打电话让人联系收购游戏的影视版权,不过……”
  
   停顿几秒,边学道看着李碧婷说:“不过要等你在耶鲁学业有成,才会启动《仙剑4》影视角色海选。”
  
   “啊?!”
  
   李碧婷一脸意外地看着边学道,半晌,她喃喃地问:“学业有成?”
  
   边学道点头,一板一眼地说:“既然有道投钱,肯定就要用有道传媒的资源。你在有道传媒实习过,应该知道里面人才济济。之前你是短暂实习,怎么样都无所谓。可如果由你主持《仙剑4》这样的大项目,我就要考虑公司内其他员工的想法了。”
  
   见徐尚秀和李碧婷都看着自己,边学道平静地说:“就算所有人都知道因为你是徐尚秀妹妹才能操盘《仙剑4》项目,但如果你有耶鲁学历,对你,对我,对有道,对其他人,都是一个体面的解释,大家都有台阶下。只要你以后想借助有道的资源,这一点你就一定要想明白。”
  
   话音落下,餐厅里静了足有一分钟,李碧婷郑重点头:“姐夫,我明白了。”
  
   冲李碧婷笑了笑,边学道看向徐尚秀:“下周我以私人身份访问哈佛,你俩想去吗?”
  
   不等徐尚秀回答,李碧婷高兴地说:“好啊,好啊,一直想去哈佛参观一下呢!”
  
   看了李碧婷一眼,徐尚秀看着边学道问:“合适吗?”
  
   边学道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说:“我都这个岁数了,没女朋友比有女朋友更不正常吧?”
  
   徐尚秀没有答应跟边学道一起去哈佛。
  
   当晚。
  
   明月下,露台上,徐尚秀少见地主动提起沈馥和董雪。
  
   在边学道有些尴尬地承认小盈星和小善琢后,徐尚秀淡淡地问:“沈盈星?董善琢?”
  
   边学道继续尴尬地点头。
  
   “你是怎么想的?”徐尚秀问。
  
   边学道更尴尬了。
  
   轻叹一口气,徐尚秀看着墨蓝色的夜空说:“我想恨你,可是你之前跟我坦白过,我似乎又没理由恨你。现在想想,她们比我更有理由恨你。”
  
   “都是我的错!”这是此刻边学道唯一的台词。
  
   夜风吹过露台,风中似有千言万语,最终都归于无声。
  
   静了好一会儿,徐尚秀悠悠开口:“早上你说你没女朋友比有女朋友更不正常,我就想,你只有一个女朋友似乎也不太正常……”
  
   听见这句,以边学道的城府,都有点脸红了。
  
   徐尚秀继续说道:“几个月前,我看新闻上说梁洛施给李泽楷生了个男孩,两人好像也并未结婚……对外,我可以不介意是你第几个女朋友,有一天你想结婚了,想跟我结婚,我就是你最后一个女朋友。”
  
   “尚秀……”
  
   “我不是故作大方,我只是觉得她们心里一定很委屈,我也怕有朝一日爱散怨起,互相怨恨,所以不如在婚前化解,该给的都给她们,比日后爆发危害小得多。”
  
   握着边学道的手,徐尚秀接着说:“我什么都能理解你,都可以支持你,我只求你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无愧于心。”
  
   这一晚,边学道久久难眠。
  
   徐尚秀在露台上说的,跟沈老师当初的提议异曲同工,区别是沈老师的提议对沈馥更有利,徐尚秀的说法对边学道更有利。
  
   道理显而易见,交过四个女朋友和结过四次婚,无论听上去的感觉,还是在法律层面,差别都是巨大的。
  
   当然,私生子从古至今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从道德角度讲,婚前私生子比婚后私生子要强一些,毕竟婚前最多算风流,婚后则属于出轨。
  
   老实说,徐尚秀的提议让边学道心动。
  
   目前这种局面,给沈馥、董雪和单娆一个公开的“前女友”身份,几乎是最优选择。
  
   因为无论小盈星还是小善琢,她们私生子的身份对边学道来说始终是“定时炸弹”,一旦引爆时机不好,其杀伤力是十分巨大的。而如果像李泽楷那样,摆明车马交女朋友,堂堂正正地生孩子,则谁也不能拿孩子做文章。
  
   当然,李泽楷是富二代,他跟边学道所处的舆论场有些不同,可不管怎么说,自己亮出来,比别人攥在手里等待时机当炸弹丢出来要强得多。
  
   借着月光,边学道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徐尚秀,心想:尚秀的话有几分是出自真心?公开的话,先公开谁呢?
  
   ……
  
   ……
  
   先公开单娆。
  
   董雪大着肚子,这时候公开关系而又不娶,等于逼着网民骂边学道是渣男。
  
   沈馥也差不多,“天后”级明星消失一年多,这时候公开跟边学道的关系等于把两颗核弹绑在一起炸,威力太大,一个弄不好就会翻车。
  
   只有单娆,两人在大学里就是男女朋友,这事有全校师生可作证,因此突然曝光出来也不会让人太意外,加上单娆人又在美国,长期异地恋可以成为“分手”的最佳理由。
  
   一切似乎都说得通,唯一难点是怎么说通单娆。
  
   本来就因为分手受过一次伤,现在又要再分手一次,还是有可能上头条那种。
  
   所以从纽黑文飞旧金山前,边学道决定最后再问单娆一次:想不想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这句话一定要问,因为他最爱和最喜欢的人都不是单娆,却把单娆困在他的人生里,哪怕再怎么慷慨体贴,也是一种伤害。
  
   至于苏以,边学道愿意帮助她,欣赏她,做她的倾听者和知己,但不会再与她谈爱。
  
   在他心里,这一世他已经得到太多,再拿,就是贪了。
  
   ……
  
   ……
  
   旧金山。
  
   单娆、苏以和温从谦一起到机场接机。
  
   见面第一句,单娆挽着边学道胳膊说:“你真香!”
  
   是“松之街”的味道!
  
   一天后,边学道得知苏以已经把在提莫拿娱乐的工作交了出去,即将飞往泰国,考察投资酒店事宜。
  
   自从跟娜特在一起后,温从谦就一直考虑曼谷酒店项目,苏以决定入股则是最近两个月的事。
  
   苏以没有继续留在美国的理由了。
  
   提莫拿娱乐全面走上轨道,几次收购让公司人才济济,不懂游戏也不懂技术的苏以继续坐在高管位置难以服众。
  
   其二,边学道松口后,单娆妈妈长住旧金山照顾单娆饮食起居。因为儿子在美国读书,单鸿也常往美国跑。这样一来,哪怕单娆家人不把苏以当外人,苏以也成了房子里的外人。她不好直接搬出去,只好离开美国。
  
   其三,明了边学道的态度后,就算单娆不介意甚至想成全她,苏以也不能继续留在美国了。你若无心我便休,继续纠缠不是苏以的性格。恰好温从谦有意在泰国投资,又苦于提莫拿这边脱不开身,苏以提出入股,跟温从谦一拍即合。
  
   苏以离开美国前一晚,大家为苏以开了一个送行Party。
  
   跟单娆在酒窖里找酒时,边学道问单娆:“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单娆随口回答:“还行,就是苏以要走了,我很舍不得。”
  
   静了几秒,边学道说:“我也是因为舍不得你,才让你困在这里。”
  
   单娆听了,抬头看向边学道:“你想说什么?”
  
   “我怕你错过更美好的人生。”
  
   “你想赶我走?”
  
   “我永远不会赶你,我只是怕你有一天恨我。”
  
   放下手里的酒瓶,单娆指着边学道心脏的位置问:“你就告诉我一句话,我在你心里还有位置吗?”
  
   “有!”
  
   高兴地搂着边学道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单娆坚定地说:“只要心不变,物是,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