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骄战纪第1604章 轰鸣为号
锵!
  
   而就在大阵破开一个裂缝时,激昂的剑吟响彻。
  
   少昊身影轩昂,从城头踏空而起,浑身散发出滔天的威势,长发狂舞。
  
   “起!”
  
   一声大喝,神剑当空,骤然旋转画圆,千丈虚空,浮现出一道浑圆的剑幕,紫光弥漫,法则交织。
  
   轰隆!
  
   那宣泄而至的诸般攻击,皆被紫色剑幕挡住,任凭冲击,都无法将其撼动。
  
   “斩!”
  
   少昊发出大喝,一道紫色剑气横空而出,纵横三千丈,势若铁索横江,破杀而去。
  
   远处,一群神色亢奋,暴冲而来的外域敌人,不曾靠近,躯体就轰然爆碎,被那刺目炽盛的紫色剑气硬生生犁出一条长长的血路!
  
   一击,诛百敌!
  
   赵景暄、若舞他们见此,都不禁泛起惊艳之色。
  
   无疑,在这古荒域阵营中,除了林寻之外,当属少昊所拥有的战力最为强大!
  
   只是,城外敌人太多,密密麻麻,宛如铺天盖地的洪流,损失上百人,就跟打个水漂似的,翻不起什么浪花。
  
   相反,眼见护道大阵破损,那些个敌人一个个宛如悍不畏死般,前赴后继冲杀而来。
  
   轰隆隆!
  
   虚空颤抖,天地昏沉,汹涌的杀机铺天盖地。
  
   一扇窗户,若破开一个窟窿,外边的寒风骤雨就会全部涌向那一个窟窿。
  
   眼下的局势就是如此,敌人之中,不乏眼睛毒辣的绝巅圣人,几乎第一时间,就调集战场中的大军,全都朝城头这边冲来。
  
   “杀!”
  
   “杀!”
  
   “杀!”
  
   震天动地的咆哮声,犹如无数神魔在嘶吼,激荡乾坤,无数的强者身影,犹如密集的神虹光雨,朝城头呼啸。
  
   这一刹,不止是少昊,若舞、赵景暄、老蛤、阿鲁、笑苍天、夜辰、祢衡真、叶摩诃等等绝巅圣人,也悍然出击。
  
   数十位绝巅圣人一起坐镇,那等威力何等可怕?
  
   城外的攻击,还未抵达,就被众人联手轰碎。
  
   那些冲过来的强者,更是惨死在一众绝巅圣人的轰杀中。
  
   一时间,那城墙外,血雨如瀑,尸骸如密集的爆竹似的不断炸开,场景惨烈。
  
   只是,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敌人大军中,就冲出一道道圣威滔天的身影,横空杀来。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气息无不强横之极,赫然是一群绝巅圣人!
  
   “此城必败,尔等还负隅顽抗,无异于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有人冷哼。
  
   “若那林寻在,我等或许会忌惮三分,可就凭你们?根本不够看。”
  
   有人不屑。
  
   “本座身边恰好缺几个奴仆,那两个小妞本座要了!”
  
   一个华袍老者则目光一扫若舞、赵景暄,露出炽热之色。
  
   转瞬间,数十位绝巅圣人,全都汇聚于城前,凭虚而立,气机遥遥锁定少昊等人。
  
   而在远处,原本进行攻伐的八域联军也止步,没有再行动。
  
   因为这等大战,他们别说插手,就是靠近过去,也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去你娘的,阿鲁,去宰了这老杂碎!”
  
   老蛤暴怒,大吼出声。
  
   轰!
  
   阿鲁拎着一个巨大的铁棍,竟是直接冲出城头,破空而去!
  
   他犹如一尊远古蛮神般,散发着洪荒般的狂暴气息,朝那对赵景暄出言不逊的华袍老者杀去。
  
   哐当!
  
   华袍老者抬手祭出一口飞剑,可在瞬间就被铁棍砸飞出去,发出刺耳的碰撞声。
  
   他脸色大变,倒吸凉气,根本没想到这宛如野蛮人的家伙,不止胆大到敢冲出城外,并且战力竟还会如此生猛。
  
   当华袍老者要闪避时已来不及,只能硬撼。
  
   砰!
  
   一棍横扫,那老者躯体如破沙袋般直接被砸飞出去,躯体骨骼都在瞬间不知断裂多少根,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音。
  
   足足在数百丈之外,才堪堪伫足,但已是遭受重创,大口咳血不止。
  
   一棍,惊乾坤!
  
   那些八域阵营的绝巅圣人都色变不已。
  
   “一起上,杀!”
  
   他们毫不犹豫动手,祭出宝物,施展道法,全力出击。
  
   轰隆!
  
   场中,天地紊乱,道光轰鸣。
  
   “出手!”
  
   “杀!”
  
   少昊、若舞、赵景暄他们,也都出手,一场属于绝巅圣人之间的混战就此彻底爆发。
  
   那等情景,已根本不是其他人能够掺和,太过恐怖。
  
   而在其他区域,八域联军并未就此止步,一直在持续轰打那已摇摇欲坠的护城大阵。
  
   城中,古荒域强者都已紧张惶恐到极致,坐卧不安。
  
   他们无法插手,更不可能逃亡,因为城外早已被封锁。只能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少昊、若舞他们这些绝巅圣人身上。
  
   只是,令他们绝望的是,随着时间推移,那覆盖在护道之城四周的大阵力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溃败!
  
   轰!
  
   没多久,距离城头数千丈的一睹城墙上,大阵力量彻底溃散,出现一个豁口。
  
   城外,响起无数亢奋的欢呼,狰狞而残忍。
  
   “去几个人,堵住那里!”
  
   少昊暴喝,声如惊雷。
  
   当即,就有数个绝巅圣人冲了过去,进行防御。
  
   “放弃吧,此次八域联军压城,尔等已回天乏术,若不想死的太难看,现在就认输!”
  
   一个域外绝巅圣人冰冷出声。
  
   “老子先宰了你!”
  
   夜宸踏空而起,持剑杀伐,势若疯魔,剑气惊九霄。
  
   轰隆!
  
   只是很快,又有一处大阵力量溃散,出现缺漏。
  
   “若舞,你带几个人,去进行防守!”
  
   少昊大喝。
  
   若舞没有迟疑,带着数人闪身而去。
  
   可谁都清楚,这等被动分散的防御,注定是饮鸩止渴,随着时间推移,大阵力量只会溃散的越来越多。
  
   到那时,就凭他们这数十个绝巅圣人,哪可能将整座城完全防御起来?
  
   一时间,众人心绪都变得沉重无比。
  
   局势,真的难以扭转了吗?
  
   “杀!不杀到最后一刻,焉能放弃?”
  
   笑苍天发出长啸,神色决然,犹如刀中狂仙,纵横厮杀。
  
   随着时间推移,护道之城不同的区域中,陆续有大阵溃散,出现的缺漏也越来越大。
  
   若说之前的护道之城,是一张无缝天衣,那此刻在这天衣上则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窟窿!
  
   局势,也是岌岌可危到了极致!
  
   不夸张地说,只要一个地方被攻破,那护道之城势必就将因此而沦陷,到那时,城中修道者注定将无可逃遁,被肆意屠戮和杀害。
  
   噗!
  
   没多久,少昊咳血。
  
   因为分散出去的力量太多,如今在城头位置,只剩下他和、阿鲁、老蛤、赵景暄四人在联手杀伐。
  
   而他们的对手,则是数十位绝巅圣人!
  
   哗啦~
  
   这一刻,少昊又一次祭出那一部紫气缭绕的帝道宝经,这才勉强抵挡住对方的攻伐。
  
   “三位,待会我来解决这些畜生,为你们开一条血路,也算我少昊报答林兄的一个恩情。”
  
   少昊传音,声音淡然,已视死如归。
  
   “三位不要多说,此城已注定要破灭,若诸位能活下来,以后未尝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老蛤、阿鲁和赵景暄都心绪激荡,都没想到,少昊会做出这样的决断,这让他们都不免动容,无法平静。
  
   “不行,即便要拼命,也要大家一起!”
  
   赵景暄断然拒绝。
  
   老蛤和阿鲁登时大急,他们焉可能看着赵景暄拼命到死?
  
   “哼,还想杀出血路?不可能!”
  
   蓦地,有敌人冷哼。
  
   “此城之外三千里之地,皆以被布置下天罗地网,你们有圣道禁阵护城,莫非以为,我们没有圣道禁阵围堵这座城?”
  
   也有人嗤笑。
  
   什么!?
  
   少昊、赵景暄他们皆色变,心沉入谷底。
  
   可以肯定,敌人此次全力出击,明显是穷尽了一切办法,不打算放过他们任何一人!
  
   “看来……只能让诸位跟着我拼死到最后了……”
  
   少昊长叹,似因为没帮到赵景暄他们,而感到有些歉然。
  
   “无非一死罢了,但临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
  
   赵景暄清眸冰冷。
  
   “他妈的,拼了!”
  
   老蛤神色变幻不定,猛地一咬牙,发出嘶吼,彻底豁出去不顾一切拼命了。
  
   “干他娘的!”
  
   阿鲁目眦欲裂,眼睛都红了。
  
   轰隆隆!
  
   大战一直在进行,只是相比起来,越来越惨烈和可怖,整个护道之城,都陷入随时都可能破灭的危险中。
  
   “不怕告诉你们,城外共有九重圣道禁阵,即便你们从城中杀出去,也难逃这些圣道禁阵的围困和杀伐。”
  
   有人笑吟吟开口,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少昊不断咳血,脸色苍白,但神色决然如初,从不曾动摇。
  
   赵景暄、老蛤、阿鲁也都神色冰冷,一言不发。
  
   只是,他们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战斗还能持续多久,又能让护道之城保住多久……
  
   “若是大哥在,该多好啊!”
  
   老蛤忽然长叹,他不奢望林寻能够回来相救,只是一想到都没再和大哥见一面,就这样战死,未免太不甘心了。
  
   “哼,这时候无论谁来了,也注定无法破开此城之外的九重圣道禁阵,劝你们还是死心吧!”
  
   有人森然开口。
  
   轰隆!
  
   可他话音刚落,在距离城池极远处的地方,猛地响起一道惊天动地的震荡声。
  
   紧跟着,无数惊呼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