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超级兵王第766章 招聘保安
夜宵结束各自睡去,至于睡哪肯定不是各睡各家了。』』『
  
   将王蓉送到楼下不说,还非要把王蓉送到家里,然后某人就死乞白赖的不肯走了。
  
   也幸好聪聪今天在爷爷奶奶家,韩飞倒是一点负罪感没有,硬是在王蓉冲澡的时候以肚子疼急需上厕所为由闯了进去,然后……
  
   海雅在员工待遇方面是出了名的慷慨,白领阶层的薪酬相比东城佳康或许没太大优势,可基层人员这一块却有致命的吸引力。
  
   单纯的保安这块的薪资已经让无数人眼红,凡是符合要求的起薪八千加五险一金,一年之内不犯大错收入直接飙升到一万。
  
   一听说海雅总部招聘保安的消息,一时间人事部的邮箱收到的电子简历竟然打到了恐怖的四位数!
  
   即便人事部的成员加班加点的进行筛选工作,可当天的没筛选完,第二天的简历有爆满了邮箱。
  
   就这样经过一系列的筛选和初步的过滤,最后入选的人员也有五百人之多。
  
   真要是把这些人都弄进来面试非得乱套不可,于是乎人事部的筛选条件只能提升的更为苛刻,实在没有别的甄别条件了,年纪大点的剔除,长相寒碜的剔除。
  
   最后剩下来的那一百五十名实在是挑无可挑选无可选,连人事部的主管都觉得这些人各方面已经接近完美,再让他把人数压缩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了。
  
   海雅保安的一期招聘肯定不会消化这么多人,至于这接下来的筛选只能交给韩飞这位新上任的保安部长了。
  
   按照韩飞的要求,在场的这些人基本都是退伍军人,差一点的也都有过多年从事安保工作方面的经验。
  
   至于以往深受欢迎的武校毕业生则被韩飞从以往的招聘人员选项中除去,很大程度上也算是减少了人事部那边的压力。
  
   这一百五十人的面试定在了上午八点钟,韩飞自然是面试官无疑,剩下两名人事部的骨干负责现场协助。
  
   至于面试地点直接就放在一楼入口的大厅内,倒是往来的白领骨干们议论纷纷,除了那次带队去东海,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
  
   值得一说的是,原本定在八点的面试一直到了上午九点半钟,韩飞这个面试官都迟迟不见身影。
  
   眼看着大厅内的筛选出来的应聘者们议论纷纷颇有怨言,其中一人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跑到王蓉的办公室汇报了一下这里的情况。
  
   没办法,他们这位保安部的主管到现在都没见露脸过,办公室里不见人影,眼下他也只能像王蓉汇报了。
  
   作为昨天晚上推迟离开的少数人之一,他不巧就看到了王蓉和韩飞手牵手离开的亲密一幕,知道找不着韩部长的时候找王总就对了。
  
   “王总,眼下所有人都等了快两个小时了,韩部长到现在也没见露脸,打电话手机是管你,您看这……”
  
   那名人事部骨干尽可能注意语气的说道,生怕一不留神表现出找不着学生就找家长的意思,不然不就变相的表明他知道两人关系非比寻常的秘密了嘛。
  
   王蓉微微皱眉思索了下道:“我知道了,你下去了。”
  
   有王蓉这话,这个小伙总算能放心的离开了。
  
   至于王蓉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也有些无奈,韩飞这个短假是她今早特批的,原因和上次一样,昨天晚上卖力的太厉害,心疼他让他多睡一会。
  
   没想到韩飞这一睡都快过了两个小时都还没来上班,亏她昨晚还特意提醒过他别忘了今早面试的事情。
  
   至于打电话回家,王蓉想想还是算了,原本她还觉得那些禁止办公室恋情的公司有些不近人情,可眼下她总算明白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办公室恋情中最忌讳的就是双方还是上下级关系,这点又被王蓉给占了,王蓉对此也是一阵无奈。
  
   想想晚上一方还跪趴在另一方面前大半夜,这第二天一早就要另一方跟孙子似的站着训话,想想这都不可能。
  
   “希望他心里还知道自己是保安部长吧。”王蓉无奈,随后继续看着项目部刚刚送来的那几份市场调研报告。
  
   此刻一楼的大厅熙熙攘攘乌烟瘴气的,最开始的时候这些人还能自律的排着队站在一起,可眼看着都两个小时过去了都没人面试他们,大多数人都不淡定了。
  
   原本以为面试就跟现场过流水一样,快的话一分钟就能过掉三两个,所以现场也没有给这么多人准备休息的凳子。
  
   这不两个小时过去,这抽烟的抽烟,吹牛的吹牛,一个个三五成群的扎堆坐在地上都成了一个个小集体了。
  
   要说一开始他们对海雅还怀着敬畏之心,来到面试现场后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怕犯什么大错,可眼下一个个都没了忌讳。
  
   那两名人事部骨干试着控制下现场的秩序,一开始还有人听他们的多少有点收敛,可到了后来他们的声音直接被淹没在漫天的吹牛打屁声中。
  
   “当初真是昏了头了,竟然让这些人过来面试,我看之前咱们的尺度还是放的太宽了,眼前这些家伙至少还要再砍掉一半才行!”一名人事部的小伙愤愤不平的说道。
  
   另一名小伙对此深有同感,刚才维持秩序的时候他嗓子都快要叫哑了,此刻也算是明白韩飞姗姗来迟背后的深意了。
  
   之前这群人无论从那方面看都无可挑剔,眼下把他们晾上一段时间,高下之别立刻就看的清清楚楚。
  
   现场的一百五十号人除了那少数的二三十号人从始至终岿然不动,即便是找地方坐下后也都入定一样的各自坐着,既不抽烟也不大声喧哗,其他人完全就是一街痞流氓相。
  
   这也难说,保安的门槛本来就低,注定了从业者的受教育程度不会太高,至于那些当过兵的,兵痞兵痞可不是白叫的。
  
   “韩部长果然高呀!我懂了!”一个小伙开口道。
  
   “我也悟了,不愧是我崇拜的飞哥!”另一个小伙也由衷的感慨道。
  
   原本还不知道如何取舍的一百五十号人,现在留下谁淘汰谁,他们心里已然有数了。
  
   当韩飞出现在大厅的时候,两个小伙直接就满是崇拜的迎了上去,言辞中毫不吝啬各种褒美之词。
  
   “飞哥!我今天才知道,你不仅人格魅力光伟,本身还这么有深度和内涵,只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就纠结了困扰了我们好几天的难题!”
  
   “是啊韩部长,我现在老崇拜你了,这么简单实用的办法,你说我们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难怪咱们都是小白,您都已经是部长了呀!”另一人也由衷的感慨道。
  
   韩飞看了乌烟瘴气的大厅再联合两人的话,瞬间就知道这是什么个情况。
  
   正如导演想知道自己拍出来的电影有什么主旨得看豆瓣,作家想知道自己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得看高中生的阅读理解。
  
   其实韩飞哪想了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的睡过了点,一睁眼已经是十点多钟,想起今早好像还有个面试这才洗漱了一下向着在这边赶来。
  
   事实上要不是王蓉昨晚和他打过招呼,他甚至都不想来这跑一遭,这才刚上班说不上几句话就到了下班的点,这来回一趟不是瞎折腾嘛!
  
   当然这些话韩飞可不会对这两小子说,直接“嗯”了一声就向着面试台走了过去,这干练的作风更是让两小伙感慨不已。
  
   “说说看吧,这些人都是个什么情况。”韩飞开口道。
  
   这才刚刚坐下,财务处的一个小妹已经端着一杯咖啡给韩飞送了过来,随后就跟偷了鸡的小狐狸似的笑嘻嘻的看着韩飞跑开了。
  
   至于人事部的这两个小伙自然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一个个满是惊羡的看着韩飞,直到到那个白皙可人的财务妹子走远了这才介绍起现场的情况。
  
   “飞哥,这些人整体素质都还不错,平均年龄在二十三岁左右,除了那几个安保经验非常丰富,并且以前有过重大表现的年龄在三十五六岁,其他的都是棒小伙子。”其中一个小伙开口道。
  
   韩飞点了点头,安保队伍低龄化是他的定下的硬性指标之一,毕竟真要有什么突然事件,总不能指望四五十岁的看门老大爷上去跟人玩命吧。
  
   至于个别经验丰富的老保安也是韩飞要求,在场的毕竟是退役兵居多,部队里不知道养成了多少坏习惯整个就是一兵痞。
  
   这样的一群人放在一起,有事的时候自然敢打敢上,可没事的时候这群人也肯定会闹腾出事来。
  
   这就需要一些老大哥式的人物在中间调节打磨了,韩飞已经打定注意,以后的拉练由自己一手安排,至于平时的日常工作则是一个老人带七八个新人。
  
   那些有经验的老保安可以开个一万的底薪手下带着人,至于那些年轻点的就按照刚入门的标准,免得一进门就是最高待遇飘飘然了,以后也不便于队伍的管理。
  
   韩飞这时候也看了十几分桌上的简历资料道:“不错,基本都是部队里刚退下时间不长的,好好挑选应该能筛选出一些好苗子。”
  
   剩下的那些简历韩飞也懒得看了,直接往边上一扔打量起眼前的这群人。
  
   能通过人事部的筛选,说明这些人的硬件都是达标的,至于软件方面才是韩飞着眼的重点。
  
   就拿眼前这些人来说,那些找个地方坐下不苟言笑的都是年纪偏大的老安保。
  
   他们知道没有意外的话,就算干上一辈子撑死了也就是每月三两千的工资到老,一辈子碌碌无为也就这样了。
  
   如果能成功入围成为海雅保安队伍的一份子,每月一万的底薪加上五险一金等等待遇,对他们来说已然是脱胎换骨改命一般!
  
   正因为十几二十年的底层生活,他们更知道入选海雅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因此格外的珍惜这次的机会。
  
   哪怕周围人全都抽烟聊天打屁,他们始终正襟危坐不苟言笑,这是生活给他们多年的沉淀。
  
   至于那些看到韩飞来了就立马端正态度紧盯着面试台一言不的,那都是部队里刚退下没多久的,属于安分守己却因为没关系背景不得不退伍的。
  
   至于剩下那些仍旧在交头接耳吹牛打屁的,那些纯粹就是兵痞;老油条。
  
   哪怕意识到他们的面试官已经到了现场,只要没宣布面试开始,他们嘴上的香烟就不会放下来。
  
   在他们看来,老子能喊能打,年轻有的是力气,去哪不能挣到一碗饭吃?
  
   今天来海雅也就是看待遇不错来碰碰运气,要是入选了最好不过,要是没入选那就是用人单位瞎了眼,反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就当是过来吹吹牛走了过场也无所谓了,又不是错过你这一家老子就找不到工作。
  
   对于这三种人,自然得是不同的态度,那些个交头接耳的老油条到现在作死还不自知,甚至有人直接冲着韩飞这边叫嚷了起来:“都他妈等大半天了,怎么还不开始呀!你们到底招不招人给句痛快话呀!”